当前位置:首页  > 党性教育

党课里的故事故事里的初心

2018-07-27 | 作者:学习时报记者 谢婵婷 | 来源:学习时报

7月16日上午,北京入夏以来最大一场雨下个不停。中央党校报刊社会议室内,端坐着全社党员同志,他们在聚精会神地聆听中国延安干部学院冯建玫教授讲党课。党课的主题是“继承先辈遗志,牢记初心使命——从叶挺的第二份入党申请书说起”,冯建玫教授充满感情地讲述了长眠于延安“四八”烈士陵园的三位烈士的故事。

“我们仿佛又结婚了”

在这座陵园里,有一位烈士名扬四海,他就是叶挺。1924年,叶挺加入中国共产党,而立之年就成为“北伐名将”,以其卓越的军事才能为我们党领导和建立人民军队立下功勋。广州起义失败后,因共产国际的不公正对待,叶挺离党10年之久,但爱国爱党矢志不渝,为保存和壮大新四军倾尽全力,成为一代抗日名将。1941年1月,皖南事变爆发,将军率众与数倍于自己的对手浴血奋战7昼夜,最后决定以一己换部下,前往谈判时遭扣押。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英武战将,在牢狱中度过了五年两个月,写下了千古绝唱的《囚歌》。

1946年3月4日,叶挺将军出狱,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致电党中央、毛泽东,要求重新入党——“我已于昨晚出狱。我决心实行我多年的愿望,加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在你们的领导之下,为中国人民的解放贡献我的一切。我请求中央审查我的历史是否合格”——字字铿锵有力,字字直击人心。毛泽东亲笔批复,“亲爱的叶挺同志,五日电悉。欣闻出狱,万众欢腾。你为中国民族解放与人民解放事业进行了二十余年的奋斗,经历了种种严重的考验,全中国都已熟知你对民族与人民的无限忠诚。兹决定接受你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党员,并向你致热烈的慰问与欢迎之忱”。收到批复后,将军拉着爱妻的手如少年一般地说,“我们仿佛又结婚了”。他那溢于言表的欣喜之情,仿佛没有经受过牢狱之灾,仿佛超越了一切苦难。他甚至等不及多做休整,执意要立即飞往延安,恨不得立刻投身于他心心念念的事业。

也就是这样,他踏上了1946年4月8日飞往延安的飞机;也就是这样,在延安迎候他的战友听到了隆隆机声由远及近又渐渐消失,等来的却是一个无可挽回的噩耗。

“‘招’字,早就从我的字典里抠去了”

在这架飞机上的,还有同样经历过牢狱生涯的共产党人王若飞。王若飞少年时读《木兰辞》,喜欢当中的一句话,“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便给自己改名为若飞。他先后留学日本、法国、苏联,参加过学生运动,领导过工人运动、农民运动,他的谈判水平被称为“辩争众口,屹然不动”,他拥有深厚的理论功底、丰富的实践经验以及强健的体魄,是党内难得的“全才”。

1931年10月,因叛徒出卖,王若飞在包头被捕。五年七个月的狱中生活,四个字足以概括——气宇轩昂。敌人对他施以酷刑,逼他招出同志,他的回答是:“‘招’字,早就从我的字典里抠去了。”押上刑场,8支步枪指着他的头颅,他面无惧色,“开枪吧”;带进法庭,他高声宣讲他所信仰的马克思主义;投入囚牢,他又迅即组织政治犯高唱国际歌。任凭敌人许以高官厚禄,他只道,“我,只为共产党做事”;即便舅父亲情相劝,他只言,不会为了一己存活而背叛千万人的事业。“永不叛党”,入党誓词里的初心,王若飞用生命坚守,豪情万丈。

“清凉山上,熄灯最迟”

在那架飞机上,还有同样对自己的初心无比坚贞的秦邦宪。秦邦宪又名博古,少年时投身革命,才华横溢。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年仅24岁即担任了中共临时中央总负责人,期间,犯过路线错误。一个历史书上名字与错误相连的人,是否应该得到后人的尊重和怀念?时光流转,人们对他越来越厚重的尊敬给出了答案。

遵义会议后,博古从党的核心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交出印章和文件箱时,他就说了一句话,“今后,分配我做什么工作都可以,保证完成任务”。此后的人生中,他真的是这样做的,呕心沥血,竭尽所能。在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组建新四军等重大历史事件中,博古均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尤其在我们党新闻事业的发展中,更是做了大量工作,堪称奠基人之一。1941年,博古在延安主持创办中共中央第一个机关报——《解放日报》并任社长,同时兼任新华社社长、中央出版局局长。一篇同事的回忆文章写道:“每日凌晨,博古到早班办公室初审《解放日报》新闻稿、终审副刊稿,下午与晚上审新华社稿,处理各单位行政工作,去中央政治局开会是上马就跑。抽空儿用砖头压着原著,斜放在小桌上,抬头看原著,低头写译文。清凉山上众人皆知,博古熄灯最迟”。

可在这样的工作重压之下,他依然保有爽朗的心态。同事形容他“聪明、朝气、明朗、愉快”。踏上这架飞机时,博古年仅39岁,却留下了大量马克思主义译作。

三位烈士,三段故事,感人至深;一样初心,一种信仰,坚韧不摧。那张入党申请书,那份狱中豪情,那盏迟熄的灯,犹如雨幕中的光芒,照进全体听课党员的心,那么明亮,那么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