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实践思考

钟 稳:政治巡视是实现自我净化的有效路径
——学习习近平巡视工作思想的几点体会

2018-04-16 | 作者:钟 稳 | 来源:中直党校

内容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党内巡视制度不断创新和深化,巡视定位从最初的“四个着力”发展为当前的政治巡视。自我净化是政治巡视的根本任务,政治巡视是自我净化的重要保障。探讨政治巡视与自我净化之间的关系,有利于深化对执政党自我净化重要性的认识,也有利于在新的历史时期进一步发挥巡视监督的政治作用。

关键词:党内监督;政治巡视;自我净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巡视工作,将巡视作为加强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巡视工作的力度、深度和效果大幅提升,巡视定位从最初的聚焦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突出“四个着力”,到当前的开展政治巡视、净化政治生态,巡视定位越来越精准,巡视利剑作用越来越彰显。开展政治巡视的实质,就是按照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对被巡视党组织进行“政治体检”,推动自我约束、自我净化,确保中国共产党始终成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自我净化是政治巡视的根本任务,政治巡视是自我净化的重要保障,两者相辅相成、互为支撑。探讨政治巡视与自我净化之间的关系,不仅有利于深化对执政党自我净化重要性的认识,也有利于进一步发挥巡视监督的政治作用。

一、“政治巡视”概念的提出及其特点

“政治巡视”的概念于十八届中央第八轮集中对中央金融单位开展巡视时首次提出。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全面从严治党的不断深化和巡视实践发展,巡视工作定位经历了“三次深化”。第一次深化是按照十八届二中全会部署,巡视工作深化“三转”(转职能、转方式、转作风),围绕“四个着力”,即着力发现领导干部是否存在腐败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违反政治纪律的问题,着力发现是否存在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行为,把发现问题、形成震慑作为巡视的主要任务。第二次深化是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中央提出依法治国、依规治党新要求后,结合中央颁布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提出巡视工作要紧紧围绕“六项纪律”即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开展监督,强调纪严于法、纪在法前,抓早抓小,强化巡视遏制作用。第三次深化是十八届六中全会之后,巡视工作重心聚焦到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全面从严治党上来,要求通过巡视监督,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

政治巡视是目前中央关于巡视工作的最新认识、最新定位和最新要求,相比之前的巡视工作,政治巡视有以下三个特点:

一是政治站位更高。巡视是加强党内监督的战略性制度安排,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监督制度”[1]。开展政治巡视,就是要站在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和管党治党的高度,以“四个意识”为政治标杆,把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为根本政治任务,把贯彻“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为基本政治要求,查找政治偏差,切实发挥巡视监督政治作用。

二是监督内容更深。政治巡视巡的是政治,不是业务。政治巡视对被巡视单位开展监督主要从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全面从严治党三个方面展开,从表面上看,巡视监督的内容更宽了、范围更广了,但实质上是重点更加突出、焦点更加集中。开展政治巡视,要求将巡视发现的问题拎起来,上升到是否坚持党的领导、巩固党的执政地位的高度去认识和把握,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确保中央政令畅通,厚植党执政的政治基础。

三是工作要求更严。发现问题是巡视监督的重要任务,也是衡量巡视质量的主要标准。政治巡视不是简单地查出几个腐败分子,而要更加注重发现和推动解决深层次问题,促进标本兼治。因此,必须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发现问题和反映问题,既要发现那些量大面广、表现突出的问题,更要查找在管党治党和党的建设方面带有根本性、全局性、方向性,政治性强、破坏力大的深层次问题,特别是对大是大非问题要旗帜鲜明,敢于较真碰硬。

二、自我净化是开展政治巡视的根本任务

中国共产党自1921年成立已经走过96年光辉历程。经历百年风雨洗礼,中国共产党从一个50多人的小党发展到今天近9000万人的超级大党且仍然保持勃勃生机,无论是在世界政党史还是人类发展史上都是一个奇迹。如何保持一个政党的肌体健康,对于一个长期执政的政党而言,始终是个重大考验。邓小平同志讲,“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2]任何政党都可能犯错误,关键是要看如何认识和纠正问题,对此列宁曾经指出,“一个政党对自己错误所抱的态度,就是衡量这个党是否认真,是否真正履行它对自己阶级和劳动群众所负义务的一个最重要最可靠的尺度。公开承认错误,揭露错误的原因,分析产生错误的环境,仔细讨论改正错误的方法——这是一个严肃认真的政党的标志”[3]。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始终注意加强自我净化能力建设。历史证明,尽管我党在百年发展道路上多次经历挫折困难,但是总能力挽狂澜、绝处逢生,其中一条重要经验就是中国共产党敢于自我批评和纠正错误,体现出极强的自我纠错、自我修复能力。

美国学者亨廷顿在《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一书中,对实行一党制社会主义国家如何实现政治稳定进行了专门研究,研究认为,共产党国家在建立政治秩序方面相对成功,然而,持续的现代化进程往往会给一党制国家的稳定造成麻烦,“政党的力量来自其夺取政权的斗争,一旦大权在握,那还会有什么动机驱使它去保持高水平的动员和组织呢?”[4]亨廷顿的质疑与1945年黄炎培向毛泽东提出的“历史周期率”一问有异曲同工之理。从二十世纪全球一些主要政党的发展和演变来看,“自我净化”是执政党增强自我适应性的一项重要能力。匈牙利学者玛利亚·乔纳蒂通过对罗马尼亚、匈牙利和中国改革路程进行比较分析,提出相同体制下,不同的国家权力结构会影响各国的改革战略和发展道路,一些东欧国家因为权力高度集中,体制内积累的矛盾越来越大,直至不能承受而崩溃,而中国实行渐进式的改革,加强了对权力运行的配置和监督,探索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5]。由此得出的重要启示是,在一党领导的体制下,越是长期执政,越是要加强“四自”能力建设,始终确保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的领导核心地位。

自我净化,强调主要依靠自身力量发现和解决问题,这一理念与巡视监督制度设计初衷高度契合,自我净化是开展政治巡视的根本任务。简要回顾中国共产党巡视制度发展历程可以看到,我党在成立初期就探索建立了党内巡视制度,1928年和1931年,党中央分别制定《巡视条例》和《中央巡视条例》[6],标志着早期党内巡视制度的确立。在残酷的革命战争年代,巡视制度为保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人民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党和国家各项监督制度逐步恢复和重建,中断几十年之久的党内巡视制度再次被提上历史舞台。从1996年中央纪委开展巡视试点,到2017年实现党的历史上首次“一届任期内中央巡视全覆盖”,新时期的巡视工作已经走过了二十多年的健康发展历程。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巡视工作发展驶入加速发展的“快车道”,党中央在一届任期内先后召开23次中央政治局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研究巡视工作,力度空前。

通过巡视,中国共产党成功探索出一条长期执政条件下自我净化的有效路径。我们看到,当西方国家设计的多党竞争、互相制约的权力制衡越来越异化为“为了反对而反对”的恶性党争,社会阶层互相撕裂、社会民主深陷困境时,中国共产党充分借鉴传统政治文化中的监督经验探索建立了党内巡视制度,并充分发挥党的政治领导和组织领导优势,激发了群众有序参与监督的积极性,使得自我监督和外部监督相结合、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形成强大的监督合力,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监督制度优势。

三、政治巡视是实现自我净化的有效途径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指出,“增强党自我净化能力,根本靠强化党的自我监督和群众监督”,这体现了我们党对管党治党规律认识的不断深化。巡视利剑经过实践磨砺,威力不断彰显,为推动实现“自我净化”提供了强力支撑。透过巡视,向党内外传递出一个积极的声音,即中国共产党是有决心、有能力解决自身问题的。初步体会,政治巡视推动实现自我净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通过开展政治巡视,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铲除了腐败毒瘤,消除了政治隐患。

众所周知,腐败是政治之癌,腐败一日不除,国将一日不宁。巡视监督对腐败问题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有力推动了有关问题的揭露和查处。巡视组虽然没有执纪办案的职责,但是可以视情况在巡视期间或巡视结束之后将发现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和“四种形态”[7]要求进行分类移交,在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据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杨晓渡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立案审查的中管干部中,60%以上是根据巡视移交的问题线索查处的”[8]。

“一把手”监督难曾经是党风廉政建设长期困扰的一个难题。实践证明,巡视对“一把手”腐败问题的发现率、可查率很高,巡视走过的地方很多有问题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应声落马,如孙政才、苏荣、周本顺、王珉、白恩培、王三运、黄兴国等人的腐败问题都是通过巡视发现的。2017年中央电视台热播的专题片《巡视利剑》披露了部分高级领导干部落马后自我忏悔和反思的细节,让人印象深刻。这些高级领导干部身居要职,对其存在的问题及时发现并查处,既及时消除了政治隐患,又起到了“诛一恶则众恶惧”的警示效果。

在推动查处高级领导干部腐败问题的同时,中央坚持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积极推动巡视监督触角向基层延伸,对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也起到重要推动作用。总之,目前的巡视制度设计,很好地将党政军民学各级党组织和党员干部尽数纳入不同层次的巡视对象和范围,要求逐一过筛子,切实减少了腐败存量、遏制了腐败增量。

(二)开展政治巡视,深入查找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等方面存在的问题,推动了党内政治生活的严格和规范。

党内政治生活是纯洁党风政风的“净化器”,是解决党内矛盾和问题的治本之策。在长期执政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弱化党的领导、损害党的纯洁性的因素日益增多,究其根源,党内政治生活不严格是重要原因之一。十八大以来的巡视工作围绕被巡视对象党内政治生活方面的情况开展监督,发现了不少问题,有的还非常严重。比如,有的党组织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坚决、不到位,甚至搞“选择性执行”;一些党员干部甚至是高级领导干部理想信念动摇,不信马列信鬼神,搞政治虚无主义;有的领导干部无视民主集中制原则,独断专行,搞“一言堂”;有的党组织常年不开展正常的组织生活,一些党员特别是少数领导干部长期游离于组织之外;等等。这些问题和现象给党内政治生活造成了严重破坏,若任其发展,党组织必将变成一盘散沙,凝聚力、战斗力无从谈起。

政治巡视对严格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首先是注重从政治和大局上查找被巡视对象存在的差距。十八大以来,中央在对治国理政实践经验的科学总结基础上,先后提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新发展理念等一系列大政方针,政治巡视充分发挥“探照灯”、“显微镜”作用,对被巡视对象贯彻落实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特别是关于本地区本部门相关指示精神情况逐条逐项开展监督,切实维护了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同时,政治巡视还紧紧围绕坚持民主集中制、选人用人、基层党组织建设、组织生活制度等重点内容开展监督,推动了被巡视单位党建工作整体水平的提高,夯实了党内政治生活的基础。以巡视央企为例,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中央巡视组集中巡视了一批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在发现一批个性问题的基础上,还发现了一些共性问题,其中企业党建工作“三化”(即弱化、虚化、边缘化)问题尤为突出,有的企业甚至忘记了自己管理的是党领导下的国企,搞所谓的“国有企业特殊论”。中央高度重视巡视发现的问题,2015年11月,中央政治局听取了巡视55家国有重要骨干企业有关情况的专题汇报,重点研究如何加强企业党建工作;2016年10月,中央又专门召开全国国有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强调“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国有企业的根和魂”,自此,国有企业党建工作才逐步规范和重新走向正轨。

(三)开展政治巡视,将矛头直指一些系统性、区域性腐败问题,纯洁了政治文化,净化了政治生态。

“生态”一词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43次被提及,其中4次专门提到“政治生态”。习总书记此前也多次就政治生态问题进行强调,“做好各方面的工作,必须有一个良好政治生态。政治生态污浊,从政环境就恶劣;政治生态清明,从政环境就优良。”[9]但是,一段时期以来,一些地方和单位不正之风愈演愈烈,一些潜规则越来越盛行,特别巡视发现的山西系统性塌方式腐败案、湖南衡阳破坏选举案、四川南充拉票贿选案、辽宁拉票贿选案等重大案件,给党内政治生态建设敲响了警钟。

按照中央要求,政治巡视在推进过程中紧紧围绕被巡视对象政治生态状况开展监督,紧盯“关键少数”,深入查找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执行情况、全面从严治党政治担当情况,特别是深入了解其管辖范围内腐败蔓延势头是否得到有效遏制,是否存在系统性、区域性腐败风险等情况,为中央掌握该地方该单位党内政治生态状况并作出有针对性地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自2016年开始,中央巡视组对部分省区市开展巡视“回头看”,明确将政治生态状况纳入监督重点,取得了明显效果。比如,在对辽宁省巡视时,发现该省“圈子文化”和拉帮结派问题“肆无忌惮”[10],政治生态遭到严重污染和破坏;在对天津市的专项巡视中,发现“圈子文化不绝,政治生态遭破坏”;在对广西自治区的专项巡视中,发现“部分市县政治生态堪忧”;在央企和部委巡视时,发现一些单位不同程度地存在“近亲繁殖”、“拉山头”等问题。中央通过推进巡视全覆盖,对各地方、各部门、各单位进行“拉网式”政治体检,使得各种问题都暴露在阳光之下,有效驱散了政治灰尘和雾霾,净化了党内政治生态。

四、结语

党的十九大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从党肩负的历史使命和所处的历史方位出发,对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作出重要部署,其中特别强调,要增强党自我净化能力,强化党的自我监督和群众监督,继续深化政治巡视,这为十九大之后巡视工作向纵深推进指明了方向。展望新一届中央巡视工作,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新一届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巡视工作必将继续发扬光大,巡视利剑作用必将继续彰显,党内政治生活必将回归严肃认真的本来面目,党内政治生态终将迎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

 

 参考文献

[1]赵洪祝.深入贯彻巡视条例加强监督执纪问责促进管党治党标本兼治[J].中国纪检监察,2017(14):14.

[2]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380.

[3]列宁全集,第3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39.

[4][美]塞缪尔·P·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M].王冠华,刘为等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9.394.

[5][匈牙利]玛利亚·乔纳蒂.自我耗竭式演进——政党国家体制的模型与验证[M].李陈华,许敏兰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

[6]中国共产党党风廉政建设文献选编(1921-2000),第6卷[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1.3、6.

[7]“四种形态”即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约谈函询,让“红红脸、出出汗”成为常态;党纪轻处分、组织调整成为违纪处理的大多数;党纪重处分、重大职务调整的成为少数;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立案审查的成为极少数。参见:《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辅导读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56.

[8]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访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杨晓渡[N].人民日报,2017-8-29(6).

[9]《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辅导读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6.78-79.

[10]中央第三巡视组向辽宁省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EB/OL].http://www.ccdi.gov.cn/special/zyxszt/djlxs_zyxs/fkqk_18jzydjl_zyxs/201606/t20160613_80371.html,2016-06-02.

 (作者:钟   稳   2017年中直党校秋季班第四支部学员    中央巡视组正处级巡视专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