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性教育

张人亚与一本党章的故事

2017-11-13 | 作者:光明日报记者 曾毅 | 来源:《光明日报》

上海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 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中共二大党章(中央档案馆提供)

上海青少年升国旗暨爱国宣讲主题活动——“国旗下成长”在中共一大会址前举行。新华社记者 刘颖摄


上海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一本《共产党宣言》静静地躺在陈列柜里,接受着人们的瞻仰。这是1920年9月印刷出版的中文全译本。


北京中央档案馆,第一部《中国共产党党章》珍藏于此。这是中共二大唯一存世的中文文献。


穿越近百年的历史风云,这两本珍贵的文献记录着中国共产党的起点。而它们得以留存,多亏了一个叫张人亚的共产主义战士。


第一名宁波籍中共党员


在浙江省宁波市霞浦镇的山间,有一座1927年修建的坟墓。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风吹雨打,山河变迁,前来祭拜的人从未停歇,墓主人的名字叫张人亚。


张人亚,1898年5月18日出生于宁波市镇海县霞浦张家祠堂后面的一个宅院内。他是张家的第二个儿子,父亲张爵谦为他取名静泉,谱名守和,人亚是他参加革命后自己改的名字。


当时的张家并不富裕,但张爵谦克服困难,送儿子到镇海去读书。张人亚也是7个姐弟中唯一一个上过中学的。1913年,时年15岁的张人亚为了分担家累,辍学到上海当学徒,但当时金店银楼业工人的月收入远低于上海的平均工资,生活十分艰难。有知识有文化又有正气的张人亚挺身而出带领工人与资本家交涉谈判,争取更高的收入。他的名气传出,引起了早期中共组织的注意。


1921年,张人亚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随即加入共产党,成为最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宁波人,也是上海最早的几个工人党员之一。


衣冠冢里的秘密


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秘密举行。大会制定了党的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通过了第一部《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一系列重要决议案。


会后,党中央印了一批小册子,把党章、决议等共计十个文件印在册子上发给党员。作为当时全国200名中共党员之一,张人亚也拿到了一本。此后,张人亚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去了上海闸北的商务印书馆工人合作社工作,从事工人运动,并承担党、团领导机关出版的书籍和报刊发行工作。妻子早逝、没有孩子,张人亚几乎将所有身心都扑在革命事业上,开始了以社会职业为掩护的革命生涯。


1927年,严重的白色恐怖笼罩着上海滩,革命者的人头被挂在街上公开示众。一旦被搜出与共产党相关的文件,就会引来杀身之祸。“有些人感觉很危险就烧掉了,可叔叔说这些文件是对共产党有用的,不能烧。上海没有地方放,想来想去,他最后想到了宁波老家。”张人亚的侄子张世华回忆说。


1927年年末的一个午后,张人亚带着一批文件书报,悄悄地从上海来到霞浦祠堂后的老家,走进父亲的房间里。把事情交代完以后,他又趁着夜色返回上海。过了几天,张爵谦向邻居抱怨,他的儿子静泉长期在外不归,又毫无音信,恐怕早已死了。在霞浦镇东面的长山岗上,老人为张人亚和他早逝的妻子修了一座合葬墓穴。张人亚一侧是衣冠冢,放置的是空棺,老人家把这些文件用油纸精心包好,秘密藏进空棺。为了安全,老人家并没有将儿子张静泉的全名刻于碑上,只刻了张泉两个字。


张爵谦知道此举事关重大,便一个人苦苦地守着这个秘密。直到1950年,再没有得到儿子任何消息的老人家才把这批珍贵的文献取出捐献给国家。1956年,老人病逝。


最勇敢坚决的革命战士


几十年来,张人亚的亲属从没放弃过寻找他的下落。2005年,亲属们查到一份1933年1月7日的《红色中华报》,报纸第三版左下方刊登了一篇题为《追悼张人亚同志》的文章。家人才知道张人亚早已因公殉职。


他离开家后的轨迹是这样的:


1927年初,任中共江浙区委宣传部分配局负责人。


1928年,任中共中央组织局内交主任、中共中央秘书处内埠交通科科长。


1930年,在安徽芜湖从事为党中央筹集活动经费方面的工作,后又担任中国革命互济会全国总会主任。


1931年6月,担任中共芜湖中心县委书记,负责指导安徽沿江和江南地区34个县的党的工作。


1931年11月,调入江西苏区,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中央工农检察委员会委员。


1932年6月,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出版局局长兼总发行部部长,同时兼代中央印刷局局长。


由于长期在危险的环境、艰苦的条件下进行高度紧张、繁重的工作,张人亚积劳成疾,但他没有停下革命的脚步。1932年12月,时值隆冬,张人亚带病从瑞金出发,去邻近的闽西长汀检查工作。两地相距近百里,中间有好几座高山,张人亚途中患病,终因救治不及而逝世,年仅34岁。


《红色中华报》是这样评价他的:“人亚同志对于革命工作是坚决努力,刻苦耐劳,在共产党内始终是站在党的正确路线之下,与一切不正确思想作坚决斗争,在党内没有受过任何处罚,因为努力工作为革命而坚决斗争使他的身体日弱,以致最后病死了。人亚同志已死了,这是我们革命的损失,尤其是在粉碎敌人大举进攻中徒然失掉了一个最勇敢坚决的革命战士。”


而对于今天的后人来说,张人亚的卓越贡献还在于,因为他,中共第一份党章文本到现在还留存着。在这些秘藏山穴的材料里,包括1920年9月印刷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中文译本、《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决议案》等在内的国家一级文物16种,另有二级、三级文物10件。


那一座空坟,密藏了中国共产党历史进程的宝贵财富。


如今,在距离张人亚故居不远的宁波镇海新浦老屋,“党章学堂”建设已接近尾声,即将投入使用。今后,这里将举行一系列的党建学习、教育活动,成为党员干部的红色教育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