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之窗

唐 杰:传承红岩精神 感受信仰力量

2017-07-17 | 作者:唐 杰 | 来源:学习之窗

image.png


白公馆、渣滓洞相距2.5 公里,坐落在重庆市歌乐山麓。白公馆原是四川军阀白驹的别墅,1938 年,国民党特务头子戴笠看上了这个风水宝地,用30 两黄金将其买下。1939 年,国民党军统将其改为军统局本部直属看守所,称军统重庆看守所,主要关押国民党政府认为级别较高的政治犯。看守所背靠乐歌山,四周高墙,电网密布,墙外制高点上有岗亭和碉堡。渣滓洞原是重庆郊外的一个小煤窑,因渣多煤少而得名。1939 年,国民党军统特务逼死矿主,霸占煤窑,在此设立了监狱。歌乐山,这个原本风景秀丽、据说是大禹治水后与民众且歌且乐的地方,却被国民党改造成了这样一个黑暗、邪恶的场所。


回想起来,第一次接触到红岩精神应该是小学时学习课文《我的弟弟小萝卜头》,当时的感觉很模糊,觉得小萝卜头很可怜,因营养不良,他头大身子小,故大家叫他小萝卜头,出生不久便被特务关在监牢里,虽然条件艰苦,但他热爱学习,他牢记妈妈的话,要好好学习,将来建设新中国。课文到此为止,我当时还想着虽然小萝卜头吃了不少苦,但马上要解放了,他一定能为建设新中国贡献自己的力量。长大后才读到了《红岩》,看了《在烈火中永生》,才知道与小萝卜头关在一起的除了小萝卜头的父母外,还有江姐等众多老一辈革命家,那所监狱的名字叫白公馆、渣滓洞,也知道了绝大多数人都没能熬过黎明前的黑暗,1949年11 月27 日,在重庆即将解放的时候,绝望的国民党特务纵火焚烧了渣滓洞,仅逃出15 位被囚禁的革命者,其余200 多人皆不幸牺牲。小萝卜头和他的父母也未能幸免。当身为人父的我看到小萝卜头的照片后感到出奇的悲伤和愤怒,国民党反动派真是无耻、残忍到了极致,连一个8 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小萝卜头,真名宋振中,成为渣泽洞里牺牲的年龄最小的烈士。


走进渣滓洞的审讯室,里面陈列了各种刑具,有钉子、斧头、铁镣、电椅子等,据说最残酷的刑罚是“老虎凳”,由横凳和垂直的柱子或者靠背组成,两者呈90 度。敌人用刑的时候,让革命者坐在上面,上身要坐正挺直,紧贴靠背或者柱子。由于膝盖不能反向弯曲,所以受难者的双腿非常疼痛,而他双手反绑,双脚也被捆住,所以根本无法反抗。砖头慢慢垫高,受难者也越来越痛苦。如果大腿膝盖绑得很紧,那么脚下垫的砖头基本上不能超过3 个,4 个砖头已经是极限了,很可能会弄断双腿。许多人因受“老虎凳”酷刑而双腿残废。看着这些刑具,当时那血淋淋的审讯场景仿佛就浮现在眼前。特务们还将审讯室直接面对着监狱,确保这里面的暴行都能让监狱中的人看到,希望起到“杀鸡给猴看”的效果。除了“硬”的手段外,特务们还采用“软”的手段企图分化、瓦解革命者。比如他们会给部分革命者安排条件较好的牢房,还特意在渣滓洞内院墙上写“青春一去不复返,仔细想想,认明此时与此地,切莫执迷”,“迷津无边,回头是岸”,“宁静忍耐,毋怨毋忧”等标语。


面对这特务们的威逼利诱,革命者们展现出的大无畏精神令人敬佩。《红岩》小说中江姐的原型江竹筠,1948 年6 月因叛徒出卖不幸被捕后关押在渣滓洞,特务对她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用竹签钉入她的十个手指,连心的剧痛使她昏死了过去。柔弱的她,却以共产党人钢铁般的意志忍受了一次次酷刑折磨,敌人为之胆寒。江竹筠在敌人面前所表现出的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激励着渣滓洞的每一个难友。惨无人道的肉体摧残,软硬兼施的各种诱导,不但没有吓倒革命志士,反而更加坚定了革命者的信心。


仔细看一看那些英烈们的生平介绍,发现他们大多是年轻的有志青年,大多出身经济条件比较富裕的家庭,受到过良好的教育,他们中有的就读于上海复旦大学、上海法学院、金陵大学、黄埔军校、西南联合大学等当时的知名学府。江竹筠牺牲时不过29 岁;杨汉秀烈士出身于军阀家庭,其伯父就是四川大军阀杨森,解放前夕杨森是重庆市长兼重庆警备区司令,等等。


往事不再如烟,时隔半个世纪,红岩英烈们的精神如阳光洒进心灵的暗房,像雨露滋润荒芜的心田,涤荡了灵魂上灰尘和污秽。现在,我们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面临着国内外方方面面的挑战。虽然这些不是疾风暴雨般的生死考验,但也需要我们像红岩英烈们一样进一步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以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为己任,既胸怀理想、志存高远,又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同时抵御来自各方的腐蚀和诱惑。建设新中国正是小萝卜头、江姐等红岩英烈们的不懈追求,我们要继承他们的遗愿,弘扬红岩精神,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自己的力量。红岩精神永存!


(作者:唐 杰  2017年中直党校春季学期第十二支部学员  中央纪委七室三处副处长)